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网络互助“退出潮”: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关停

时间:2022/1/20 22:52:24   作者:网友   来源:网络   阅读:95   评论:0
内容摘要:之前百度在2020年关停旗下灯火互助,由于参与人数只有不到50万,关停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而美团互助于2019年6月28日上线,最高加入人数曾达到3400万,分摊人数维持在1500万左右,处在网络互助平台的第二梯队。它的关停对网络互助行业将造成很大的影响!果不其然,就在最近几天...

之前百度在2020年关停旗下灯火互助,由于参与人数只有不到50万,关停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而美团互助于2019年6月28日上线,最高加入人数曾达到3400万,分摊人数维持在1500万左右,处在网络互助平台的第二梯队。

它的关停对网络互助行业将造成很大的影响!

果不其然,就在最近几天,轻松互助和水滴相继宣布关停。

网络互助“退出潮”: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关停

轻松互助成立至今已有5年时间,最高累计会员数超过6000万人,属于次一线平台。

而水滴互助的影响面就更大了,同样运营5年之久的水滴互助,累积了1亿多用户,和相互宝同属强一线平台。

网络互助“退出潮”: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关停互助平台运营情况(截至2020年7月)

这样,排在第2—4位的互助平台都倒下了,那么相互宝还能撑住吗?这不免引发了人们的担忧。

两大平台为了安抚会员情绪,给予了一定情绪上的安抚。

轻松互助承诺在3月24日18点正式关停前符合互助条件的会员,将核定合理的互助金额进行最后一次均摊,同时所有会员健康服务权益继续保留。

水滴互助则承诺在3月31日18点正式关停前不幸确诊大病的会员,将由平台提供合理赔付,并将赠与每位客户一份保障期限为1年的商业保险产品,保费由平台承担,同时提供包括在线问诊和体检等服务的健康礼包。

网络互助“退出潮”: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关停

不过和平台会员从此失去保障相比,这点赠送的权益可谓是杯水车薪。

我国网络互助的雏形出现于2011年,“互保公社”成为国内第一家网络互助平台,随后在2014年10月获得融资并更名为“康爱公社”。

2016年,国内网络互助平台发展迎来井喷式发展,巅峰时期,互助平台数量超过200家。

高速无序发展导致行业乱象频发,监管在2016年12月对网络互助业务开展了专项整治,大量网络互助平台关停。

2018年10月,蚂蚁金服携带“相互宝”进入网络互助行业,再度掀起了网络互助的热潮。

凭借支付宝上庞大的用户基数,“相互宝”迅速抢占市场份额,让网络互助成为时下热门话题。

网络互助“退出潮”: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关停

随后在2019 年,滴滴、苏宁、美团、新浪、360、百度等互联网巨头相继入局网络互助,行业规模迅速扩张、用户数量激增。

网络互助“退出潮”: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关停国内网络互助发展经历三阶段

过去6年间,国内网络互助行业发展速度令人惊叹。

2015年还只有800万人的规模,到2020年6月已超过1.8亿人,五年复合增长率达110%

网络互助“退出潮”: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关停近5年网络互助行业增长高速

发展态势如此良好,为何一、二线网络互助平台却相继关停呢?

这和监管层的态度平台发展陷入瓶颈以及对平台盈利模式的担忧密不可分。

1、监管层的态度

去年9月,银保监会打非局发表了《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文章称“网络互助仍处于无监管状态,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同时建议国内保险监管部门将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并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和合法经营”。

文章中甚至点名道姓,把相互宝、水滴互助直接定性为非持牌经营,存在涉众风险

监管之所以会盯上网络互助,主要原因就是网络互助不是保险,平台的设立不需要保险经营牌照,准入门槛低,给付不具备强制性,也不受《保险法》约束

这篇文章就是监管在释放信号。为了避免网络互助平台野蛮发展,损害消费者利益,网络互助平台纳入银保监会监管只是时间问题。

而一旦纳入监管,平台将面临未知的监管合规成本。

网络互助“退出潮”: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关停

基于这种不确定性的考量,百度、美团由于成立时间不长,在监管态度不明朗的时候迅速切割网络互助业务,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而轻松互助、美团互助这样运营时间已有5年,且有着扎实用户基础的平台也选择了关闭,就不只是监管态度这一个原因了。

2、平台发展陷入瓶颈

近年来,网络互助行业虽然经历了高速发展,但去年已经陷入了停滞甚至倒退

即便是规模最大的“相互宝”,自分摊人数突破1亿之后,已连续10来次出现环比下滑。

以今年的数据为例,2021年1月第一期的分摊人数是10101 万人,而到了3月第一期则下降至9593万人。行业老大尚且如此,就更别说其他平台了。

比如轻松互助,其参与人数就从2020年末的1800万人左右减少至1735万人

平台发展陷入瓶颈,叠加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自然也就引发了运营方的担忧。

3、盈利模式的担忧

救助会员的金额由用户分担,平台从中收取管理费,这被不少人诟病为“无本万利”“躺着赚钱”。

但其实,管理费对网络互助平台的盈利贡献是微乎其微的,甚至可能是亏损在做。

关停的水滴互助和轻松互助,其管理费分别是8%和6%。

但管理费需要用来维持产品日常运营,以及支付审核调查的必要费用等,并非在做无本生意。

网络互助“退出潮”: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关停主要网络互助平台分摊上限及费用率

仔细观察各大网络互助平台我们就会发现,资本方并非单一地在做网络互助,其背后还有其他业务,特别是商业保险业务。

管理费并不能给平台带来真正的盈利。网络互助是希望通过平台积累潜在客户、培养风险意识,最终实现用户转化商将短期流量导向长期客群。这才是网络互助平台所看好的盈利模式。

比如轻松集团就有保险经纪业务。而且此次关停互助计划后,仍然保留了众筹作为引流入口。

水滴互助的背后则有水滴保险。此次关停互助计划后,赠送一年的商业保险产品,并提供在线问诊和体检等服务,也是希望能继续将用户保留在自有平台,转化为自发购买商业保险或其他业务的付费用户。

行业龙头相互宝也是如此,相互宝界面设计了“升级保障”按钮,客户点击后将跳转至蚂蚁保险特定险种的销售模块。

相互宝通过发挥两个平台间的协同性,从而将相互宝用户流量转化为蚂蚁保险的客户资源

网络互助“退出潮”: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关停

以网络互助平台作为引流的起点,打造大健康领域的完整商业链条,这才是网络互助平台清晰的盈利模式!

但是监管的介入和用户规模的不断缩减,导致了对这一盈利模式能否持续下去的担忧。

现在中国还有不少家庭没有商业保险,只有网络互助,互助平台的不断关停,也催生了这些家庭的焦虑。

目前规模最大的相互宝成为了“救命稻草”,它会不会也关停呢?

我们可以发现,相互宝的规模最为庞大,蚂蚁金服也在着力打造保险业务和大健康服务,这两块的业务增长潜力巨大。

相互宝作为其重要的流量入口,应该来说蚂蚁金服也是不愿意将其关闭的。

蚂蚁金服也愿意通过技术等手段来降低管理费、稳定分摊费用从而形成规模效应,让互助计划成为稳定的流量来源,实现总体商业布局。

当然,也不能排除相互宝在监管重压之下,退出网络互助业务的可能性。但目前来看,这个可能性还不大。

不过,等待总归是煎熬的。

监管层尽快制定网络互助监管标准,让相互宝得以尽快接入监管体系,获得正规军牌照。这是稳定用户的当务之急。


相关评论

- 168在线资讯 - 专注互联资讯动态 © 2021


湘ICP备14006854号-1